快捷搜索:

若是真像他们所说,大王大败逃往汝南

王杰立即说道:“大王带领一部分兄弟向汝南跑了,还有些兄弟向阳翟和谯郡方向撤退,我们一路逃过来,本来七八千的兄弟,现在也就剩下不到五千了!”
 
    “诶!”魏延愤恨的叫了一声,骂道:“这个李林!狗贼!狗贼!”
 
    魏延妈的痛快,但是他没有发现王杰都已经冒出了冷汗,也是,赶路而来,也分不清脸上的汗水是冷汗还是热汗了,魏延更是没有发现这些所谓的败军里面有不少人都是满眼怒吼,都是紧忙的低着头,怕被魏延这几百人发现。
 
    王杰回头看了看后面,李林看到后赶紧给了一剂凌厉的眼神,王杰回头说道:“魏延将军,兄弟们一路跑过来,现在都已经筋疲力竭了,口干的要死,肚子都已经饿的够呛,魏延将军,能不能带着我们去营里休息,吃饭啊!”
 
    魏延看了看王杰身后的败军,一个个蔫头耷拉脑的,像是败军,再加上这个王杰魏延都认识,心里觉得应该不是假的,随即点头说道:“好!兄弟们随我来!”说着一摆手,王杰便带着众人跟随魏延先前走,绕过了一片山谷,众人斜眼看了看四周,很明显,这便是文聘的本来打算伏击己方的地点。
 
    李林心里嘀咕道:“果然是一个伏击的好地方!这个文聘果然是有两下子!”李林有很明显的感觉,这山谷两旁现在就埋伏好了不少的敌军,若是自己刚才,或是现在带人忽然发难,这些个伏兵肯定就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了,李林当然还不知道这是黄忠警觉过来之后给文聘说的。
 
    山谷两旁的松林里,露出了一个又一个凌厉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几千的败军,看着倒是想打了败仗跑回来的,鞋子上也尽是沙土,衣服上有刀劈的口子,还有不少血液,这可是李林派人一件一件整套的从死人还有投降的荆州兵身上拔下来的,能不想嘛。
 
    文聘和黄忠也是在不远处皱着眉头看着这批人,看了半天,眼看着魏延就要将他们带过来了,文聘问黄忠道:“汉升兄,你觉得这些人是否是败军?”
 
    黄忠也是紧盯着半天,缓缓说道:“看似没什么破绽,但是也不得不防,若是真像他们所说,大王大败逃往汝南,阳翟这里就岌岌可危了,想必那李元杰的大军不时便会前来,这批人来的突然,将军不可不防啊!”
 
    文聘有些犹豫道:“都是己方的兄弟,要是处处提防的话,恐怕上了这兄弟的情义啊!”
 
    黄忠叹息一声道:“诶…………这等危机的时刻,也只能姑且放下这些,安全第一,将军先派人前去告诉阳翟城内的陈开,让他赶紧收拾行装,等到我军先击退李元杰大军一阵,便立即南撤会南阳!”
 
    在一片女人的尖叫声和男人的低吼成中,陈开从麾下士兵手中接过来了文聘派人带来的战报,脸色大变,立即喝道:“好了!好了,别玩了!”说话间,就赶紧想一遍还在做着很快乐的运动的是士兵踢上几脚。
 
    一边踢着还撅着屁股光着腚的士兵,陈开一边喊道:“快!起来,李林的大军杀过来了!”
 
    众人一惊,赶紧拎着裤子站起来,喊道:“将军!怎么回事!”
 
    陈开厉声说道:“nnd!大王在颖阳跟李林交火大败,已经逃往汝南了,文聘已经接到了颖阳那边败军的消息,告诉咱们让咱们赶快撤出阳翟呢!”
 
    “啥!”众人惊呼一声,喊道:“咋么回事,这才几天啊,大王这么快就被李林打败了!”
 
    “哼!”陈开冷哼一声道:“留下来那些个废物,真是不中用,现在老子到时成了李元杰的瓮中之鳖了!都快吧衣服穿起来,顺子,快去,带上300名兄弟,将所有的财物都装车,等到文聘那边来消息,咱们兄弟们就杀出去,南下,去南阳!”
 
    “好!”那个顺子喊了一声,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冲出了大门,300人,这也可见陈开抢了多少的东西了。
 
    “嘿!将军!这些个娘们怎么办!”一个士兵有些舍不得的揉着一旁已经呆滞不懂的女人的脸蛋说道。
 
    陈开立即骂道:“娘的,你还惦记着女人,晚了小命都没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