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就只能鱼死网破,起码要护着自己的主公杀出去

“来兄弟,吃吧!”阳翟城外十里,一处密林,正是文聘带领人马躲避之处,李林带着众人混了进来,但是文聘依旧提防着他们,将他们安排在一处,四周也是暗藏伏兵,以防这些回来的残军有变。
 
    “谢谢!”李林低着头,接过来了文聘的人马递过来的饼子。
 
    “诶?”递给李林饼子的火头军眉头一皱,疑惑道:“兄弟你怎么是北方口音?”
 
    众人一愣,李林心中暗叫不好,自己客气个屁啊,幽辽军和荆州兵只见,扮相,衣服都可以假扮,但是这荆州兵都是说着一嘴的荆州楚地的南方话,而幽辽军都是操着一嘴的北方话,这样一来,只要一张嘴,必定被识破,所以李林便下令众人不许说话,荆州兵问话什么的都是含糊的答应,而且还有王杰的人马挡在前,所以也没有漏出来马脚,这下倒好,李林自己定的规矩,到时让自己的条件反射说出来的话给发现了。
 
    一旁的幽辽军的事情都是面容一紧,毕竟他们是所谓的荆州兵的残军,虽然文聘防着他们,但是也没有收缴他们的兵器,幽辽军士兵一听到那火头军的话,立即暗暗的捂住了兵器,若是别发现了,那也没有办法,就只能鱼死网破,起码要护着自己的主公杀出去。
 
    李林面色不改,笑着说道:“呵呵,俺是冀州人,以前为了躲避黄巾才到了南边来的!”
 
    其实那火头军也就是随口一问,倒是让身边一帮人紧张起来,火头军点点头,笑道:“呵呵,来多吃点!”说着,有递给李林一个饼子。
 
    李林笑了笑接了过来,狼吞虎咽的吃着,作为一个残兵,当然是已经饿了好久的了,必须要猛吃起来,虽然李林不怎么饿。
 
    火头军多
    “额咳咳咳…………”王杰身体一颤,连连咳嗽,回头一看,赶紧说道:“赵…………”
 
    赵云一摆手,小声说道:“带着我四周走走,看看地形!”
 
    “诶!”王杰一点头,转过头来,便是换了一副样子,起身来,往前走,赵云几个手势,出来三个人跟着王杰身后。
 
    “王将军!”没走几步,就有人给王杰拦住,赵云低着头,眼神一凛,心里道:“果然是在看着我们!”
 
    王杰鼻孔朝天,很是不爽道:“干什么,你拦着我作甚?”
 
    那士兵也是很尊敬道:“王将军,我等乃是在李元杰的地盘上,很是危险,所以还希望王将军不要乱跑,万一跟大部队失散被幽辽军抓去就不好了!”
 
    王杰立即骂道:“哼!没有的东西,难道我不认识路吗?我是要去找文聘将军,现在形势危急,我要好好跟文聘将军说一说这颖阳的情况!”
 
    士兵虽然心中恼怒,这打了败仗人家也是将军啊,官大一级压死人,士兵连忙拱手道:“好!王将军,我这就带你去见文将军!”说完便带着王杰和身后的赵云几个人往前走。
 
    林子虽然很密,但是好在文聘不敢搭建帐篷,所以赵云几个人随意的向四周看看,这里的地相便一览无余,赵云越看越是心惊,这文聘果然不简单,虽然没有建造营寨,但是这里的防御也是密不透风,岗哨很多,想要偷袭也很是困难。
 
    到了文聘的那里,本来文聘还跟黄忠几人商议着事情,看到王杰带着人过来,立即闭了嘴,几个人同时抬头看向王杰几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