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道是的斯图派克先生我

波尔笑了笑,对着杨逸做了个请的姿势。
 
    杨逸跟着波尔离开了赌厅,去凯撒皇宫的餐厅吃晚饭,而他们的筹码就留在了赌桌上。
 
    除了离开的希尔先生之外,没人收拾自己的筹码。
 
    坐在了餐厅一个角落的桌子上,波尔杨逸还有萧苒分别点了自己的菜,然后侍应送上了一瓶昂贵的红酒,给三个人都倒上之后,波尔举起了酒杯,对着杨逸和萧苒举杯示意后,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
 
    放下了酒杯,波尔对着杨逸微笑道:“杨先生,我经常组织朋友间的赌局,一些只是喜欢玩牌的朋友们,今天您已经见到了,我想请问一下,如果以后还有这种牌局,您是否还愿意参加呢?”
 
    杨逸笑道:“当然。”
 
    波尔吁了口气,道:“那么你会在这里待多久呢?”
 
    杨逸耸肩道:“还说不好,我来这里有些事要做,明天的话我可能会换一家赌场。”
 
    波尔沉声道:“是因为凯撒皇宫不欢迎您在这里玩扑克吗?”
 
    “哦,不是,我只是要找个人,我一个朋友在拉斯维加斯,但我不知道他具体在哪一家赌场,所以我需要多换几个赌场找他一下。”
 
    波尔点了点头,没有就这个话题过多纠缠,因为他也没必要问太多。
 
    开胃菜送了上来,只是略微吃了几口,波尔突然道:“杨先生,冒昧的问您一下,你是做什么的呢,当然,我只是好奇而已,如果您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杨逸微笑道:“我开了一家咨询公司。”
 
    同样的话在牌局上已经说过了,但波尔既然又问,杨逸决定说实话。
 
    水组织是一个间谍组织,是做情报生意的,不是只为了和灰衣人作对而存在,所以遇到一个有可能的客户,杨逸还是很乐意发展一个新客户的。
 
    “我的咨询公司提供很多服务,比如竞争对手的商业机密,或者客户感兴趣的任何事情。”
 
    杨逸微笑着说完后,波尔的眉毛一挑,笑道:“哦,很有意思。”
 
    波尔不动声色,杨逸还以为他不感兴趣呢,但是波尔一脸淡然的举起了酒杯后,突然道:“什么感兴趣的事情都可以咨询吗?”
 
    杨逸微笑道:“是的,前提是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
 
    波尔看了看杨逸,再看了看萧苒,哈哈一笑,道:“很好,很有意思,我想请问一下怎么收费呢?”
 
    杨逸一脸平静的道:“根据难度收费。”
 
    波尔摸了摸下巴,他思索了片刻后,对着杨逸沉声道:“我的一个朋友,他去年因为车祸不幸遇难,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觉得他的死或许没有那么简单,请问一下,如果想搞清楚他的死因,您收费多少呢?”
 
    杨逸立刻摇了摇头,满脸遗憾的道:“抱歉,斯图派克先生,我们是咨询公司,不是调查公司,调查一个人的死因而且是一年前的事故,需要的人力和精力都太大了,这不是我们的服务范围。”
 
    波尔略带遗憾的点头道:“这样啊,那太可惜了。”
 
    杨逸笑了笑,然后他不经意的在餐厅里扫了几眼后,突然压低了声音,对着波尔道:“斯图派克先生,我没有时间调查您朋友的死因,但是我想请问一下,您是否对搞清楚是谁跟踪您的感兴趣呢?”
 
    波尔诧异的道:“我被人跟踪?”
 
    杨逸微笑道:“我还不是很确定,但我觉得从昨晚在赌场就出现的人,今天又在这里出现,而且还换了装束改变了相貌一直关注着您的人,或许,应该,可能是在跟踪您吧。”
 
 第二百四十章 第一笔生意
 
    杨逸以为波尔会吃惊的,甚至有可能会惊慌,那么他也就达到了目的。
 
    但是波尔并不惊慌,他甚至没有扭头去看一眼四周的人,所以杨逸很快就明白了,波尔的吃惊不是因为自己被跟踪,而是被他看了出来有人在跟踪。
 
    杨逸很快就明白了,于是他低声道:“不是跟踪你,而是在保护你,抱歉,我想多了。”
 
    波尔笑了笑,点头道:“是的,你眼力很好。”
 
    说完后,波尔侧身对着身边的保镖道:“让他们离开吧,既然杨先生都能把他们认出来,那他们的存在也就没有意义了。”
 
    保镖点了下头,但不等波尔的保镖有所动作,杨逸就急声道:“等等,斯图派克先生,有件事你或许是搞错了。”
 
    波尔用微微讶异的表情道:“哦,我搞错了什么呢?”
 
    杨逸沉声道:“我想请你搞清楚一件事,请不要看我年轻就认为我就该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事实上,能瞒过我这双眼睛的人不多,所以您大可不必担心被我看穿就一定能被其他人看穿,我觉得您还是在身边多留些保镖比较好。”
 
    波尔略微思索了片刻,然后对着杨逸饶有兴趣的道:“你很自信。”
 
    杨逸还是很自信的,何况这时候他就算不自信也得把牛吹出来。
 
    “当然,我有自信的资本。”
 
    杨逸显得信心满满,波尔再次微笑,然后他突然道:“问您个问题,杨先生,您有什么成功的案例可以透露吗?我知道这应该是您的商业秘密,但我想知道您有可透露的成功案例告诉我吗?”
 
    杨逸坐直了身体,一脸沉稳的道:“当然有成功案例,但是没有一件可以告诉您的,我得替自己的客户保密,即使一个字都不能透露,所以很抱歉,我无法告诉你什么成功案例,另外……”
 
    摊了摊手,杨逸一脸遗憾的道:“您可能误会了,斯图派克先生,我没有兴趣做您的业务,因为我现在的事情很多还人手不足,我主要活动在欧洲。”
 
    波尔放下了刀叉,拿餐巾擦了擦手,然后端起了酒杯,看着杨逸一脸平静的道:“事实上我也比较熟悉情报界的事情,因为我偶尔也需要获取一些情报,杨先生,我不知道你是地下世界的人。”
 
    杨逸笑道:“对啊,我的脸上没有写着自己是卖情报的。”
 
    波尔沉吟了片刻,然后他沉声道:“杨先生,如果您确实是个搞情报的人,那么您是否熟悉西塞罗家族呢?”
 
    “当然,西塞罗家族,当然,斯图派克先生,西塞罗家族是我们的主要交易平台,事实上我很少和人当面交谈自己的身份。”
 
    波尔微笑道:“您应该对我的身份有所了解吧。”
 
    杨逸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道:“是的,斯图派克先生,我对您有最基本的初步了解,抱歉,我不想调查您什么,但我想知道您的基本背景,这是职业病,当一个陌生人邀请我参加百万美元打底的赌局,我的职业病就犯的更厉害了。”
 
    波尔笑道:“我理解。”
 
    杨逸颔首道:“抱歉。”
 
    波尔挥了挥手,表示他并不在意后,确实把手一摊,长舒了口气,笑道:“我只想找个牌友,所以昨天晚上和您的相遇只是个意外,我们这些人在赌场不受欢迎,所以我虽然还能在这里玩上两把,但我一般不去赌注很大的赌厅,免得给麦卡斯带来困扰,而您,是我最近发现最有意思的牌手。”
 
    杨逸也是笑道:“过奖。”
 
    波尔呼了口气,道:“您对我有了初步的了解,那么您知道我最近的境况吗?”
 
    杨逸摇头,道:“不知道,因为没必要,我只知道您是在邀请我参加一个牌局,那么我知道您不是骗子然后参加就可以了。”
 
    波尔思索了片刻,道:“您对我都知道些什么呢?”
 
    杨逸苦笑道:“银行家,够了吗?”
 
    波尔摇头,一脸严肃的道:“不够,如果你对我只有这些了解,那么我会怀疑你的实力。”
 
    波尔严肃起来了,他开始表现一个上位者的惯常表现,而不是一个牌友对另一个牌友的表现。
 
    杨逸思索了片刻,萧苒在桌子下面轻轻踢了他一下。
 
    呼了口气,杨逸笑道:“好吧,希望我不会因为知道的太多被干掉,斯图派克先生,您是一家基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