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这本来就是混乱的一追一逃的战场再加上孙老爹

 
    呼呼。
 
    呼吸匀称,虽然孱弱吧,但是气息还是有的。
 
    只是打晕过去了而已。
 
    但是待李清照抬起头怒视这群不讲规矩的新来之人的时候,却是只看了一眼,就把头给低了下来。
 
    我去,一水的黑面大汉,穿着个比甲,坦露着胳膊,骑在马上就这样跑了出来。
 
    满脸横肉?
 
    那都是夸奖他们五官端正的。
 
    总之,没一个像是一个好人。
 
 416 宋朝铠甲技艺无双!(均2300加更)
 
    而那个居于最中央的姑娘长得倒是美了,却和那红粉骷髅没有半分的区别,带领着这么一群彪形大汉的人,能是什么善茬?
 
    而解决了这个叽叽歪歪的男人之后,骑在马上的孙二娘则是用一副求表扬的表情看向了顾峥,还有些得意的撇了黄杏儿一眼,完全的将刚才的尴尬给抛却掉了,问道:“怎么样?还是我的方法干脆吧?”
 
    “现如今都火烧眉毛了,哪里有闲工夫跟他们在这里掰扯。”
 
    “还有,你们赵家的人手脚麻利点,都赶紧跟着我们的人出城。”
 
    孙二娘这里的话音还没落下呢,反倒是那些带着刀的府兵率先的回应了起来:“哎,是,这位姐姐,我们这就行动。”
 
    完了竟是开始主动的帮忙,将赵府台那一车的石头都扔下了车,就着他们家后院的杂货间的墙根底下,就开始下挖,草草的掩埋之后,在上边做了一下遮掩,就将这马车给空置了下来。
 
    那至今还没有清醒的赵明诚,就这样的被塞进了一辆刚被黄杏儿铺上铺盖卷儿的车厢,带领着几名家仆,裹着三五个必用的包裹,就在孙二娘所带来的一行人的引领下,开始往通往郊区的路上挪动。
 
    轻装上阵,跑的就是飞快。
 
    待到李清照的两辆马车出了外城墙,顾峥就在马上朝着黄杏儿高喊了一句他分别前的誓言:“跟着孙家的手下,一直往南走,别停下,现在的时局不稳,等到了杭州城,你们再停下路程,商量今后的去留。”
 
    “杏儿,如果一切顺利,一两个月我们就又能见面了,如果有点波折,最迟不过一年,我就去见你。”
 
    “若是一年后,我顾峥没有回来,你就别等了哈!”
 
    而在简易的马车外棚架子上坐着的黄杏儿,看着她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陌生的旅途上的景色,一开始是茫然的。
 
    但是她听到了顾峥再次离开时的话语的时候,却是回答的无比的决绝:“不!我会等你的!你一年不回来我等一年,你十年不会来我等你十年。”
 
    “所以,不管你今后如何,你一定要回来啊!我等你!”
 
    “杏儿……”
 
    看着扒着车框,明明已经彼此看不见清楚的面庞的黄杏儿,还是痴痴的不回转头去,顾峥真的是百味陈杂。
 
    他咂了一下嘴,一转头,就看到了孙二娘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
 
    “你干嘛?”
 
    “我看你脸大!”
 
    自从两人那尴尬的不算是表白的场景,被金国军队的入侵给打断后,她就再也没有和顾峥多别的。
 
    现在也不是什么儿女情长的时候,既然大家都在装傻,只希望孙二娘自己能想的开了。
 
    一夹马背的顾峥,边让马儿启动起来,边问到:“你们刚才赶过来驰援的时候,孙老爹有没有莱州的守备军,往哪里溃逃了?”
 
    “正南,偏离我们这条逃跑的路线,还要往西一些。”
 
    “好嘞!现在,是总是到了算总账的时候了。”
 
    “话,孙老爹怎么没有随你一起来城中寻我?”
 
    “我爹爹怕那刘贼趁机逃跑了,他让我跟你,先率领一众人马,去前方围追堵截去了。”
 
    一听到这话,顾峥就只觉得不好。
 
    这本来就是混乱的一追一逃的战场,再加上孙老爹这么一搅局,还不知道会演变出什么样的变化呢,顾峥只能操纵着身下的马儿,更快一些的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须臾的功夫,城外奔着南方的最笔直的路上就看到了因为大部队仓促赶路而冲出来了尘土。
 
    顾峥在一旁的坡上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就发现了奔跑在最前方的毫无规律的一队人马的踪迹。
 
    “找到了!”
 
    “孙二娘!你就在这里等待,这是所有军队南行的必经之路,你自会找寻的到你爹爹的踪迹。”
 
    “不!我也要和你一起去!”
 
    “滚蛋!你若是跟着我一起,目标就太过于明显,若是暴露了我的行踪,或是让我下手时功败垂成,这样的责任你担当的起吗?”
 
    “若是错失了这一次的机会,想要再靠近这刘岩庆,可是就要比登天还要困难了!”
 
    最后的这一句话,顾峥基本上是用的吼的,而他口气中的绝情,也很完美的让身后的孙二娘停止了跟随的步伐。
 
    她只能愤懑的抽出刀来,一下子就将身旁的手腕粗细的树,连腰砍断,在一通乱砍发泄之后,才算是顺了这一口气。
 
    待到她再次抬头的时候,才发现顾峥早已经消失在了这茫茫的路途之中,惊慌失措的吼叫,以及狼狈不堪的逃难人群中,竟是再也看不到对方的身影了。
 
    现如今的孙二娘才想起来,自己是孤身一人的境遇,她这时候才有些惊慌与自己的孤单无助,正当她打算朝着山坡上再缩一点距离的时候,就看到了前方几个乱军被人从背后砍翻落马之后,她的爹爹率领的一行人就出现
 
在了她的面前。
 
    “爹爹!”
 
    “二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顾峥呢?他城中的事情办完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